《五字訣》-李亦畬

一曰心靜

心不靜,則不專;一舉手,前後左右全無定向,故要心靜。起初舉動,未能由己,要息心體認,隨人所動,隨屈就伸,不丟不頂,勿自伸縮。彼有力,我亦有力,我力在先。彼無力,我亦無力,我意仍在先。要刻刻留意,挨何處,心要用在何處,須向不丟不頂中討消息。從此做去,一年半載,便能施於身。此全是用意,不是用勁。久之,則人為我制,我不為人制矣。

二曰身靈

身滯則進退不能自如,故要身靈。舉手不可有呆像,彼之力方礙我皮毛,我之意己入彼骨內。兩手支撐,一氣貫串。左重則左虛,而右已去。右重則右虛,而左已去。氣如車輪,周身俱要相隨。有不相隨處,身便散亂,便不得力,其病於腰腿求之。先以心使身,從人不從己,後身能從心,由己仍是從人。由己則滯,從人則活。能從人,手上便有分寸。秤彼勁之大小,分釐不錯。權彼來之長短,毫髮無差。前進後退,處處恰合,功彌久而技彌精矣。

三曰氣斂

氣勢散漫,便無含蓄,身易散亂。務使氣斂入脊骨,呼吸通靈,周身罔間。吸為合為蓄,呼為開為發。蓋吸則自然提得起,亦拏得人起。呼則自然沉得下、亦放得人出。此是以意運氣,非以力使氣也。

四曰勁整

一身之勁,練成一家。分清虛實,發勁要有根源。勁起於腳根,主於腰間,形於手指,發於脊骨。又要提起全副精神,於彼勁將出未發之際,我勁已接入彼勁,恰好不先不後,如皮燃火,如泉湧出。前進後退,無絲毫散亂。曲中求直,蓄而後發,方能隨手奏效。此所謂「借力打人」,「四兩撥千斤」也。

五曰神聚

上四者俱備,纔歸神聚。神聚則一氣鼓鑄,煉氣歸神,氣勢騰挪,精神貫注,開合有致,虛實清楚。左虛則右實,右虛則左實。虛非全然無力,氣勢要有騰挪。實非全然占煞,精神要貴貫注。緊要全在胸中腰間變化,不在外面。力從人借,氣由脊發。胡能氣由脊發,氣向下沉,由兩肩收於脊骨,注於腰間,此氣之由上而下也,謂之合。由腰形於脊骨,布於兩膊,施於手指,此氣之由下而上也,謂之開。合便是收,開即是放。能懂開合,便知陰陽。到此地位,功用一日,技精一日,漸至從心所欲,罔不如意矣。

71 次瀏覽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《打手歌》-王宗岳

掤捋擠按須認真,上下相隨人難進; 任他巨力來打我,牽動四兩撥千斤; 引進落空合即出,沾連黏隨不丟頂。 註: 「打手」即「推手」。打手一詞是先輩太極拳師慣用的用語。「推手」一詞實有語病。太極拳用意不用力,借力打人「打手」或「履手」比較貼切。

《十三勢行功歌訣》-王宗岳

十三總勢莫輕視,命意源頭在腰隙; 變轉虛實須留意,氣遍身軀不稍滯。 靜中觸動動猶靜,因敵變化示神奇, 勢勢存心揆用意,得來不覺費工夫。 刻刻留心在腰間,腹內鬆靜氣騰然; 尾閭中正神貫頂,滿身輕利頂頭懸。 仔細留心向推求,屈伸開合聽自由; 入門引路須口授,功用無息法自修。 若言體用何為準,意氣君來骨肉臣; 詳推用意終何在?益壽延年不老春。 歌兮歌兮百四十,字字真切義無遺; 若不向此推求去,枉費工夫貽

《太極拳論》-王宗岳

太極者,無極而生,陰陽之母也。動之則分,靜之則合。無過不及,隨曲就伸。人剛我柔謂之走,我順人背謂之黏。動急則急應,動緩則緩隨。雖變化萬端,而理唯一貫。由著熟而漸悟懂勁,由懂勁而階及神明。然非用力之久,不能豁然貫通焉。虛領頂勁,氣沉丹田,不偏不倚,忽隱忽現。左重則左虛,右重則右杳。仰之則彌高,俯之則彌深。進之則愈長,退之則愈促。一羽不能加,蠅蟲不能落。人不知我,我獨知人。英雄所向無敵,蓋皆由此而及也

​© 2018 by TaijiAcademy